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王夫人 > >正文

陨殁的青春

时间:2020-10-20 来源:天何言哉网
 

  泪水,晶莹剔透,一滴一滴,一颗一颗……
  垂下眼睑,将一双灵动清澈如水的眼眸深深覆盖住。他说,他最喜欢我的眼睛,好似一汪潭水,澄澈清晰,不掺杂丝丝污浊。可是,他走了,从此,我的眼神一片灰色。
  仰脸,泪珠子在光滑的脸上摇摇晃晃,最后滚落。他说,他最喜欢看我流着泪的脸,能让他的心深深的疼,那种揪心的感觉好似罂粟,美丽妖娆,使人欲罢不能……
  【一】
  大一那年,爸爸工厂搬迁,我跟着转学了。
  天气很好,湛蓝的天空里飘着大朵大朵的棉花糖一般的云彩,我穿着粉色长裙,怀里抱着一摞书,清清爽爽,干干净净的站在教室门口,对着全班同学,很礼貌很柔软的说:“大家好,我叫罂沫,刚转学来的,请多多关照!”
  闹腾的教室忽地安静下来,太静,让我有些不知所措,低着头咬着嘴唇,垂直眼睑,看着自己的脚尖。所有眼睛齐刷刷的盯着我,毒辣辣的眼神,刺得我有些紧张。
  “欢迎新同学!”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女生过来拉着我的手,后来,我知道了她,她叫安顺,是班长也是班花,是才女也是大家的宠儿,更是夏天晴心仪的女孩。
  我跟着安顺,走向课桌,感觉有一双眼睛一直跟随着我,抬眼望去,迎上了一双深邃迷雾的眼,深的看不到眼底的光。他就是夏天晴,一个不凡的理科天才,睿智而沉稳,不帅,却有有着很独特的一股霸气,我的心“嘣”的炸开了,乱了。可我也是骄傲的,我不愿在初始,便会泄露出我慌乱怯弱的心。
  【二】
  有些事情真的冥冥之中就已经被命运注定,我喜欢夏天晴,而夏天晴却喜欢安顺。
  我的转校,引发了连串风波,摘取了原校花安顺的皇冠。眼睛幽深若潭,睫毛长长若岸边丰盛的水草,如瀑的长发很随意的披在肩头,有很美的笑容,很亲切的眼神,没有因为“我是美女”而目无斜视,而高高在上,而盛世凌人。
  不管走到哪里,都能给大家带来笑声,很快便成了大家的宠儿。光环明显的抢过了安顺,我知道,安顺的心开始浮躁不安,望着我的眼睛也不再那么温柔与友好,对我有着很明显的抵触与敌意。
  而我却偏偏很喜欢安顺,喜欢她豪爽的个性,喜欢她飘逸的文字,喜欢她灵动的大眼睛。下了课,我会拉着安顺的手,兔子般的蹿出教室,跑到学校公园那片很幽静的小树林,让她给我读她写的诗。
  起初,安顺是不乐意的,却无法拒绝我带笑的眼睛,被我的热情染化,很快便与我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可我们终究逃不出感情的圈圈,那就是,我们都喜欢夏天晴。
  偷偷的,默默的,悄悄的,望夏天晴的时候,我发现他正看着安顺,他的眼神充满怜惜,我收回眼神。失落,彷徨,忧郁,渐渐将笑容覆盖住,心,开始沉沦……
  【三】
  安顺“嗨”的一声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正对着满池荷花发呆。夏日烈阳,水都冒出了热泡泡,我赤脚坐在水池边,顶着泛着白光的毒辣辣的太阳,开封市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汗水浸湿了我的长发,汗珠子挂在脸上。
  被安顺一吓,整个人失去平衡,掉进水池里。顿时水面溅起了很高的水花,我伸出双手在水里扑腾扑腾,就是浮不出水岸。
  安顺脸色煞白,围着水池转悠,早已六神无主失去了理智,这个时间,所有人都在午睡,除了水池里的鱼儿在游来游去,荷花花蕊里有小蜜蜂憩息,还有水池里扑闪的旱鸭子。
  渐渐我没了力气,全身开始柔软,视线越来越模糊……
  我知道,我快要死了,可是,我多想再看一眼夏天阳,多想听听他浑厚的嗓音,多想在他的怀抱里感受丝丝温情。
  我闭上眼睛,停止了挣扎,隐隐约约我能感觉到我的身体正在飘荡,沉沦,最后,陨殁!
  【四】
  罂沫,罂沫……恍恍惚惚间,我听到有人在急切的呼唤着我的名字,是夏天阳,是他么?是他么?
  突然,觉得我的嘴唇被轻轻的开启了,另一张湿润温柔的嘴唇覆盖了我的,惊吓错愕的睁开眼,夏天阳跪在地上,双手压在我的胸前,正俯下头朝着我的嘴唇吻下去。
  我猛地跳起身,扬起手朝夏天阳的脸挥去,他没让,唇边漾起了微笑:“罂沫,你没事就好,能一巴掌打这么重,证明你已经没事了!”
  安顺扑过来抱着我:“罂沫,罂沫,你没事了,太好了,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安顺的眼泪蹭了我一脸,被她狠狠的摇晃着肩头,我才回过神,原来,我没死!原来,是夏天阳救了我,刚才是在人工呼吸,我涨红了脸,正要张嘴。却被夏天阳一把拉住,我听到他对着安顺大喊:“安顺,你怎么这样?你怎么把罂沫推到水里?如果不是我看到了,罂沫就死掉了,你怎么这么狠呢?”
  安顺张开嘴,眼睛狠狠的看着我和夏天阳,转身离去,我想叫住她,却瘫软在夏天阳温柔的怀抱里。
  【五】
  “你们谁看到安顺了吗?”我问遍班上所有的同学,都摇头不知道。我定定的坐着,看着身边空落落了好几天的课桌,心开始翻腾:安顺,安顺,你去了哪里?
  安顺就这么走了,悄声无息,我找了老师,老师说,她转学了。我怔怔的,心有些疼,安顺,你就这么小心眼么?
  安顺走了,夏天阳却走进了我的心里,我们成了整个学校非常看好的一对情人,郎才女貌,才子佳人,成双成对。
  在这个花朵儿尽情倾吐芬芳的火热夏季,我寻得了爱情,却丢失了友情。
  “夏天阳,当初你喜欢的明明是安顺,怎么又会喜欢我?”
  “什么?安顺,安顺是唐老师的情人。”
  ……
  我又感觉到我的身体在摇晃,夏天阳抱住了我,我开始哭,伏在他肩头,哭的凶猛:“怎么会?怎么会?不可能!”
  夏天阳叹了口气:“是的,罂沫,你太单纯,好多事情,你不懂得。”
  【六】
  安顺出身农村,家境一般的她总是将自己藏匿的很深,不甘于落后,骄傲的她拼命苦读,得来的奖学金都会给自己买最好的物品,大连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在同学们面前伪装了真实的遭遇。
  唐老师是学校的副校长,四十来岁,眯眯眼睛架着一副看似高学问的金色边框眼镜。唐老师很有钱,当然唐老师也很爱漂亮的女学生,他不会在学校女学生面前表现出饿狼似虎,他很绅士。
  但是,总会有漂亮的女学生悄悄的走进唐老师的房间……
  安顺,便是这群女学生中最最殷勤的一个。
  安顺,那个美丽骄傲的女孩;安顺,那个喜欢夏天阳的女孩;安顺,那个和我疯跑在青青小草地的单纯女孩;安顺,安顺,哦,安顺,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为了金钱,为了物质,而出卖了自己?
  “那为什么当初你看安顺的眼神那么温柔,那么向往?我一直以为你们才是最好的一对。”
  夏天阳笑了,嘴角向上扬起:“傻罂沫,我的眼神里没有安顺,只有你!”夏天阳揽着我的肩,定定的,狠狠的看着我,眼神那样犀利,那种渴望,甚至我看到了深深的占有欲。我突然感到有些寒意,不禁往后退了一步。
  夏天阳猛的紧紧的抱住我,喃喃的说着:“沫沫,我爱你,无法克制,无法停止……”然后雨点般的吻落在了我的脸上,最后停驻在我柔软的唇,我想推开他,却无法抗拒他入侵的舌头,不停的探索着,深入着,要将我吞没,将我软化,将我揉进他的骨髓里。
  我再次瘫软在夏天阳火热激情的吻里,泪水却悄悄朦胧在我的眼角。
  【七】
  夏天,让人热的有些烦躁,有些不安,就像一粒没有过去,消失在未来微尘。那种热,闷得成为一种空落,仿佛每个人都在寻找出口,却,没有出口。
  夏天阳非常照顾我,与我形影不离,一起听课,一起作业,一起读书至天明,我们都是爱学习的孩子,虽然恋爱了,却丝毫没有影响我们继续追逐的脚步。我们要共同努力,共同奋斗,为我们的未来争取机会。
  下了课,夏天阳会端来2个饭盒,从小食堂打来我爱吃的土豆丝和豆瓣鱼,这些是普通学生享受不到的待遇,必须从小食堂阿姨那里软磨硬泡,给阿姨做小活帮小工,才能赚到的恩惠。
  夏天阳很满足很幸福看着我吃着这些他挣来的饭菜,嘴角依然扬起很好的弧度,总是捧着我的脸说:“沫沫,等我们毕业后,我一定好好工作,好好照顾你。”
  “恩……”每次不等我说完,夏天阳便会轻轻的吻上我的唇,我却在这缠绵的吻里找不到了情的感觉,我的脑子里浮现的是安顺的影子,安顺美丽的脸,安顺飘逸的文字,安顺忽闪忽闪灵动的大眼睛。
  慢慢,夏天阳开始忧虑不安,开始在我的面前抓绕脑袋:“沫沫,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夏天阳,你告诉我,我怎么了?”
  【八】
  转眼,大三,校园里面多了紧张的气氛,多了伤感的别离,毕业生面临着择业的抉择,恋人们面对着离校的分离。
  一段时间,我都沉闷着心情,木然的面容,忽略身边的一切人和物,形单影只,独来独往,忧郁渐渐爬上了我的咸宁癫痫到哪里治脸,覆盖了曾经让所有人心醉的笑容。
  走过了秋天,冬天,春天,然后是夏天。夏天,终于又到了。
  再次来到荷花池,依然是这样一个有着火辣辣的太阳的中午,我赤脚坐在荷花池边,静静的望着美丽的荷花。忽然在水池的倒影中,我看到了安顺,带着美丽的笑容,轻轻的朝我走来。突然,我的身体一阵摇晃,“咚”的掉进了水池,掉下水的那一刻,我分明看到了安顺的脸,只是,很模糊,很模糊……
  睁眼,我又看到了夏天阳跪在地上,双手压在我的胸前,正俯下头朝着我的嘴唇吻下去。
  我猛地跳起身,扬起手朝夏天阳的脸挥去,他没让,眼神开始深沉,心开始沉淀,他痛苦的抱住我:“沫沫,你怎么了?你怎么突然变了?你怎么会选择自杀?”
  “我自杀么?我怎么了?”
  幻觉吗?还是安顺给我开的玩笑?为什么安顺总是在我的脑子里挥之不去?
  【九】
  如此反复,我像被鬼魂束缚了身体,每到夏天中午这个时分,我便会不由自主的迈开脚步,独自一人来到荷花池边,上演一幕又一幕的落水画面。
  每一次赤脚坐在池边的我,总会看到水池倒影里安顺美丽的笑脸,然后我的身体跟着摇晃,滑入池底,落水的那一瞬,眼前晃动的是安顺的脸。
  夏天阳充当着护花使者,将掉水的我一次又一次的从池底捞起,抱上岸边,替我人工呼吸。
  夏天阳疲惫不堪,尽管每天守着我,寸步都不敢离,却只在转眼功夫,我便消失,他痛苦的抱着我,决定去问医生。
  【十】
  医生给出了诊断,我得了抑郁症,并有些轻微的幻想症,并告诉夏天阳,我的心里有着某些阴影造成了严重的心结,如果打不开结,我将会更加……
  夏天阳错愕的抓着脑袋,将我带回了学校,从此,我的笑容再也没有绽放过,总是喜欢静静的发呆,沉寂的看着天空发愣。
  夏天阳将我相册中安顺的照片全部拿走,想将有关安顺的影子彻底从我的脑海中撤出。
  头枕着他的肩,我失声痛哭。
  泪水,晶莹剔透,一滴一滴,一颗一颗……
  垂下眼睑,将一双灵动清澈如水的眼眸深深覆盖住。夏天阳说,他最喜欢我的眼睛,好似一汪潭水,澄澈清晰,不掺杂丝丝污浊。
  仰脸,泪珠子在光滑的脸上摇摇晃晃,最后滚落。他说,他最喜欢看我流着泪的脸,能让他的心深深的疼,那种揪心的感觉好似罂粟,美丽妖娆,使人欲罢不能……
  夏天阳柔柔的吻干我的泪,心痛的说:“沫沫,你会好的,我会爱你一辈子!”
  【十一】
  荷花池边,夏天阳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湿漉漉的水渍和地上的黄泥将他的白衬衫,污染成大朵大朵暗黄的花,他是那么干净清爽的男生,怎么能忍受白衬衫上的污渍?
  我呆呆的坐在夏天阳的身边,目光呆滞……
  夏天阳死了,为了救再次掉入荷花池的我,被藕叶牵绊住脚,无法动弹,最为患者治疗癫痫时治疗的费用是不是很多?后沉入了池底。我被老师救起的时候,夏天阳已经没了呼吸。
  我静静的跪在地上,双手不停的捶打着夏天阳的胸,对着他的嘴唇吹气,再吹气……
  夏天阳却没有任何反应,我记得,他最喜欢吻我的唇,最喜欢我唇齿间甜美的味道。可是,我疯狂的吻他,他却没有丁点回应。
  “夏天阳,你不爱我了吗?你不喜欢吻我了吗?我是沫沫呀……”
  终于,我停止了静默,开始痛哭,开始呼唤,开始狂喊,开始发疯。老师们拉走我,想把夏天阳抬上车,我撕心裂肺的挣扎着,扑向夏天阳的身体……
  【十二】
  毕业了,同学们整理着自己的所有物品,我在清理书本时,发现了一个鹅黄色的小册子。打开,熟悉的飘逸的字迹……
  6月1日
  今天又有新生转校,一个非常漂亮,很讨人喜欢的女生,当然远远及不上我。
  6月4日
  其实很喜欢罂沫,只是,很讨厌夏天阳看她的眼神!
  6月8日
  为什么她们都可以收到家里的汇款单,而我却不能?
  6月9日
  再一次出卖了自己,找了唐老师,看着手中的折叠钱,不禁苦笑:原来,我也有这么好的价钱!
  7月11日
  罂沫当我最好的朋友,而我却满脑子郁闷,为什么她能轻而易举的俘获夏天阳的心?
  7月15日
  我要发疯了,夏天阳,为什么你要拒绝我?
  8月1日
  夏天阳,我知道我已不是单纯的女生,可你也不用对我这么无情吧?
  8月20日
  罂沫,我讨厌你!夏天阳,我恨你!唐老师,你真让我恶心,你那笨重的身体压在我的身上时,真想一脚把你踹下去!
  9月25日
  罂沫,怎么总是喜欢坐在荷花池边?如果我……
  11月6日
  夏天阳,如果罂沫没了,你是不是会回到我身边?
  11月25日
  我想离开!
  ……
  扔了日记,我失魂落魄的跌跌撞撞,跑到资料室查看了安顺的家庭地址。
  【十三】
  安顺紧紧的抓住我的手,痛苦的表情扭曲了美丽的脸,那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失去了灵动。
  我的脸上溅到了冰冷的液体,那是安顺的鲜血,我的手中正握着一把利刀,而这把利刀已经穿刺了安顺的前胸。看着安顺倒地的那一刻,我笑了,又哭了,夏天阳,我想你……
  在安顺家里,我很平静的将身上的血迹清洗干净,镇定自若的回到学校。
  荷花池里的荷花全开放了,对着满池荷花,我的心荡起了涟漪,在这里,夏天阳无数次纵身跳入,无数次的救我,无数次的遭我耳光,现在,我又到了这个可怕的荷花池,那么,夏天阳,你还会来救我吗?
  我毫不犹豫的跳入荷花池,池水很快淹没了我的头顶,我的夏天阳,你,一定要来救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