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鸡肠饼 > >正文

好人却无好报_经典文章

时间:2020-10-16 来源:天何言哉网
 

  下里村有个老人家叫金莲,年过六旬,儿女拢生了十个,养活九个,孙子外孙几十个不计。本来应该乐享天福的时候,却见她三天两头挨骂。大媳妇骂完,二媳妇骂,大儿子和二儿子也不是东西,都帮着媳妇说自己老娘不对。比如,带孩子没带够一整天,比如吃的太多了,比如每年给的几十斤粮食给多了,比如女儿给老太太的钱她都藏起来了,总之就是各种不顺眼各种刁难。这金莲本和未婚的小儿子一起居住。但大儿子和小儿子,都说小儿子得的好处太多了,硬逼着要分家。把屋里的器具财物分了个干净,逼着小儿子年纪不大就自己耕田成家。小儿子也挺本事的,十几岁耕田,耕不动也慢慢学会了。出去跟别人学做小工,每日担沙浆,一边学习泥水活,也慢慢学会了。还靠自己的本事,娶了一个媳妇,什么条件也没有,愣是和媳妇两人白手起家慢慢建起了自己的房屋。大儿子和二儿子,有事要做的时候找金莲,金莲都去帮。没事的时候就赶他到另一家去,金莲今天这里住一下,那里住一下,没人把他当回事,不光受累还受气。小儿子小媳妇人倒好些,要拉扯这个老母亲一起过日子,却反又被大媳妇和二媳妇造遥,说小媳妇私下收到金莲无数好处,得了不少财产,然后孩子全都给金莲带,占了大便宜。这一下谣言纷纷,小媳妇有嘴说不清,敌不过人言,终是惧怕流言菲语。金莲还有六个女儿,有的女儿天不管地不管,美其名曰家乡风俗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手下的小孩吐沫沫是怎么回事孩子倒一个个送过来给金莲带,有个四女儿良心好一点就逢空闲日子来看望老母,逢年过节带上鱼肉作为孝敬,偶尔老母亲上门做客也都让孩子为老人装饭,天黑前再让孩子送老人到家,有一次金莲一个没走稳差点掉进水塘里,还好外孙女眼疾手快抓住,自此以后,更是包接包送。对金莲最好的,是那个读了四年级的小女儿。年轻时也很穷,后来做上了生意日子渐渐好起来,她往下里村跑得最勤,经常开着三轮车,一箱一箱地送东西,各种吃的用的一应俱全,也私下给钱。没想到给了的钱和吃的用的都被大儿子和二儿子,暗地里挑好的收了去,金莲只有把钱藏起来,也被搜刮去不少。小女儿便教老人怎么收起东西来,怎么精明一些,两个恶媳妇看拿不到好处,便又四处造谣,说这个小女儿收了多少好处,害得他们什么都没得到。可真让金莲去小女儿家住,他们又不同意,说什么不合规矩,其实就是怕金莲不给他们带孩子了!形势越演越烈,一见女儿们上门,旁边的邻居便绘声绘色地说起金莲每天遭难的事。于是,一堆亲戚女儿女婿再拉上这几个儿子儿媳,决定开会,凑起来商量对策。没想到以为很容易解决的问题,却吵得不可开交!他们商量三个儿子每个人一年给几百元钱,一年给百把斤米,每家住半年或一年。那大儿子和二儿子甚至连几十斤米都觉得给多了,说什么她怎么吃得完,然后又和稀泥地扯上一大堆鸡毛蒜皮谁也说不清楚的烂事,其实说来说去就是为自己找推托找借口。小儿子倒是满口应承,他这边没有问题。大儿子和二儿子互相推诿,头部受伤为什么会引起癫痫呢?大家逼着他们做出承诺,他们便互相看对方的反应,他没问题我也没问题。最后吵吵了一整晚,大家才散去,大儿子和二儿子还是心有不甘。回去后没安份到一个月,大儿子和二儿子便又不守规矩起来。众人无奈,唉声叹气。想去帮忙,又都惧怕流言菲语,因为大媳妇和二媳妇的嘴巴很擅长造遥。这金莲说也命苦,年轻的时候老头游手好闲,后来中年去世后九个孩子就全靠她一个人拉扯长大,还有一个孩子生完后几个月没注意掉尿桶里淹死了。那时候的妇女都有些重男轻女,桌上的饭不够,儿子先吃,女儿后吃,吃的不够女儿便饿肚子。女儿们都不送去读书,有的没进过学堂门,只有小女儿后来条件好一点才上了小学四年级。那些大女儿早早不读书,去生产队扛东西赚工分,养活这个家。有时候,女儿吃不饱,大儿子的也会私下塞一点给姐妹,而二儿子也十几岁时也去当了兵,这大概是那两个儿子最纯良的时候了,可后来便逐渐忘了自己是有娘的人了。后来这些孩子好不容易都长大了。那时候的农村家家户户都去生产队挣公分,女人也像男人一样干活,孩子没人带,便一个二个都送去给金莲帮衬带孩子,不论是儿子生的孩子,还是女儿生的孩子,那里就像孩子窝,十几个小辈就这样先先后后地长起来。这金莲对孩子们倒总是脾气好得很,有一点钱,便省着给他们买麻花和糯米糖吃,她给女孩子们细心梳上麻花辫子,实在带不过来,便让大孩子带小孩子,一堆孩子互帮忙。所以这群孩子们都记得老人家的好,特别是女儿们的孩子,大儿子和二儿子的孩怎样治疗癫痫疾病子倒没那么感恩,他们大概受到他们父母的不良影响,总觉得理所应当的,好不容易对这老人好一点,便被恶媳妇教训回去,慢慢就不那么良心了。小儿子的儿女倒教的不错,每天去请金莲吃饭,吃完饭后,便送金莲回住的地方,恭恭敬敬地搀着胳膊。后来小女儿做生意条件慢慢好起来,有时金莲便会去女儿家住一段时间,也住不了太久,久了大媳妇和二媳妇又要说。外孙们倒有时会去看她,帮她做做饭。后来她又得了高血压,全靠吃药维持。有一天,大媳妇又找金莲吵架了,隔壁的老人都听见了。下午金莲便过身了,据说鼻子和耳朵都留有血迹,那些女儿们都怀疑有人纵毒,但想着母亲活在世上也是痛苦,下手的很有可能是自己的亲兄弟的老婆。再加之兄妹众多,众说纷纭,没人出头,也没有十足的证据,便都隐忍不发。金莲的葬礼上,吹吹打打热热闹闹,一群儿女倒像是欢声笑语的样子。只有少数两三个眼中有悲戚。而大媳妇和二媳妇都抱着一副死了好的神色,大儿子和二儿子也面无表情,生子如此,畜牲不如。外孙和外孙女也都赶了过来,有的从外地赶回来,一进来看着棺材就哭泣不停,嘴里却什么也说不出,他们毕竟是小辈,心里知道这些年是怎么过的,也不敢责怪自己的父母以及长辈亲戚。葬礼上还有很多同村的村民,他们都小声地纷纷议论着,金莲呀,这辈子过得苦,走的那天上午还好好的下午说没就没了。走了也好,也算清静,省得活受罪。她一辈子都是个好人呀,没做过坏事,怎么就是过不好啊。他们家的这些事都前前后后闹了十患上癫痫病的患者能不能使用药物进行治疗呢?几二十年,还是闹不清楚。到了坟地,小辈们朝墓碑叩拜,求金莲保佑这些小辈。这样真的有用吗?一个葬礼就这样表面风光地草草收场了,农村便是这样,甭管生前遭多大罪,甭管儿女生前多坏,死后他们还是正常办葬礼,来维持他们还是个“人”的表面现象,就怕众人背后戳脊梁骨,可事实上那些人早已经没有脊梁骨了,有骨头的人怎么还会干出没骨头的事?风光的葬礼不过掩人耳目罢了。过了半年,村里又来了拆迁队,坟地那里属于拆迁范围,没多久金莲就被迁移至其它坟地了。后来若干年后,几个稍有良心的儿女聚在一起,偶尔还会谈论自己的母亲,都是唏嘘不已。小儿子说,这个事情他做儿子的没做好!这个他没有借口理由。他这算是反省吧,他已经是儿子里最好的,可还是护不住自己的母亲,害怕流言菲语,如果真爱自己的母亲也许应该勇敢一些做斗争。小女儿说,唉,不说了,走了也好,活着受了一辈子气,每年去扫墓多看看她。还有四女儿也是满脸唏嘘,满脸羞愧,满脸说不清道不明又无可奈何的唉叹……也许真爱自己的母亲,她们应该不顾农村任何风俗,把母亲长年接到身边。四女儿,小儿子,小女儿,他们不缺善良,不缺良心,想要回报母亲,但他们最终都缺了勇敢,与恶势力作斗的勇敢,与流言菲语直面的勇气,与那几个不成器的兄姐缠斗的手段。最终也就是为了保全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过着日子,虽然他们有不得已的苦衷,可终究造成了一辈子的遗憾,只因他们在困难面前停住了自己的脚步。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