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王夫人 > >正文

沙漏里的吻_故事

时间:2020-10-16 来源:天何言哉网
 

  ——谨以此文献给我将永远深爱的你

  一,终是回到原点

  在认识你之前,我一直在时间的大漠里,单纯地爱着自己。

  在爱上你之前,我一直认为:时间,力大无比。时间,可以摧毁一切,包括人世情感。就像我的爸妈,曾经的甜言蜜意,早在时间的无情摧残下,被柴米油盐浸泡的腐烂。

  所以,我一直相信,没有什么能够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但是,当我望着西藏的天空,却依旧想你时,我终于明白:

  真正的爱,抵得住时间的打磨。

  2019.春

  于是,在阔别5年之久后,我终于踏上飞机,飞向你所在的地方,我把它称作——原点。在机场关掉手机的最后一刻,我在空间的心情里矫情地写下:

  兜兜转转,终是回到原点。用脚步流浪,心,却被你牵绊,所以,这场流离,注定划成是圆……

  用时6小时45分,飞机终于抵达。

  我拖着厚重的行李箱,走出机场。阔别5年,这个城市被建设得更美了。我只能仰望天空,看太阳,看白云,才能找到些许熟悉的感觉。

  机场门口挤满了来接机的人,只是没有接我的。我回来,谁也不知。包括我的爸妈,因为我太害怕时间那斯把我的父母催的银发三千。我一直都知道自己不是个孝顺的孩子。伸手拦了辆出租,司机帮我把行李放进后备箱。

  当司机问我,要去哪里的时候,坐在后座的我突然茫然了。是呀,我要去哪里?我问自己。

  突然想好好看看这个城市的高楼,用我的第六感猜一下,哪幢,出自你的设计。所以告诉司机,随便转转吧。

  司机一听,显得特别兴奋。也是,一天要是遇上一个这样的主儿,保准他也不用担心房价暴涨,油价拒跌了。司机显得兴致很浓,一直在扯东拉西,但在看到我并没什么谈话的兴致时,也就悻悻然闭了嘴……

  透过车窗,看这个城市的变与不变,突然有点想家,我释然地笑了。终于,有这么一刻,不是在想你了。

  二,2005年,我们相爱了

  2005年,我终于从一个青涩的大一新生华丽丽地蜕变成一位成熟的大二学姐。虽然,个人本质没变多少,我依旧单纯的慢半拍。但时间可以证明,我又老了一岁。

  尤记得,那天,我坐在校园的长椅上,抬头望天,碧空如洗,万里无云。合上笔记,喃喃地念着新近摘抄的一段小诗:

  我记得那年晴空万里,

  一道飞机云的弧线,

  婉延着思念,写下故事的总结:

  我一直在等你,却没有等到你;

  我没有等到你,却一直在等你。

  原来即使错乱了顺序,还是一样的意义……

  不记得是在哪里看的,喜欢,便摘了来。也就记住了。

  我总是这样,对于自己喜欢的,总是能够过目不忘;但若不喜欢,强制记忆也无效。

  所以那天当我不再看天,看向远方的时候,看到了你,然后过目不忘……

  阳光眷恋着泻了你一身,亦如你那天的笑一样温润如玉。让人舍不得移开留在你身上的目光。

  你走近我,问,“丫头,我能不能坐这儿歇会?”你满头大汗,我刚才见你在操场上打篮球来着。

  我点了点头,努力忽略掉那颗嘭嘭乱跳的心。

  待你坐下,我惊奇地发现,你的身上,竟没有一丝的汗臭味。衣服反而散着淡淡的干净清香。我从随身的小包里掏出纸巾,递给你,你说,“谢谢,丫头,如果可以再送瓶水就更好了。”

  对于你的得寸进尺,我忽略不计,直接伸出右手摊在你面前,你很默契地从口袋里摸出十块钱放到我手里。我起身跑去给你买水了。

  回来的时候,我手里捧着一瓶矿泉水,两袋情人梅和一个香芋味的冰激凌。你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坐下,把水递给你,勿自就着梅肉吃冰激凌。你的脸好像调色板,竟然忘记了拧盖喝水。我乐地咯咯直笑。十块钱,我花的正正好,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你哭笑不得地看我,一块钱的矿泉水,花了九块的小费加路费。我得意地哼哼,叫你得寸进尺!

  可是,显然我低估了你的“实力”。接下来的一个礼拜,你死缠烂打地让我负责你的三餐,硬说我花光了你一个礼拜的生活费。我急得直叫,“十块钱!一个礼拜生活费?谁信!”可是,我果真请你吃饭了,而且真的就请了一个礼拜。最后我只能很阿Q地想:起码,这个礼拜有人帮忙排队打饭……

  之后的又一个礼拜,本以为你我再无瓜葛。那时,竟有淡淡的失落……可是出乎意料,你再次用你的死缠烂打,请我吃了一个礼拜的饭。

  之后的之后,我们就在一起了,自然不张扬。

  我溺在你怀里,拷问你当初是不是有预谋,挖好了陷阱让我往进跳。

  你笑问,“预谋什么?纸巾,不是我跟你要的,十块钱,也不是我叫你花光的啊。”对上你貌似天真的含笑眸子,我彻底无语。努力翻着白眼诉说我的郁闷。你哈哈大笑地把我拥得更紧。

  我腻在你怀里,闻着你身上浅浅的干净清香,好像能看到头顶扇着翅膀的幸福天使。

  三,2019年,我们又见面了

  回来已经一周,在家住着。妈妈每天变着法的给我做饭,总说我一个人在外吃不好。妈妈做的饭菜,还是一如既往的美味。二老整日整日地跟我嘘寒问暖,嘴角一直微微上翘,好似中了五百万。眼角的皱纹也明显多了。我不由得愤愤地想,又是时间搞的鬼!我痛恨它!却又惧怕它。

  我进了一家知名的广告公司,继续干我的策划。

  周二去公司以后,老板通知:最近接的那个楼盘的广告策划,对方今天会来,让我准备。

  那天我穿了职业又不失高雅的白色收腰衬衣,下穿一条简单牛仔裙。当总监秘书小马告诉我,对方徐总亲自来洽谈,已经在会议室了。我匆匆过去。

  一路上小马犯着花痴诉说什么徐总年轻有为,最初是能力卓越的建筑师,行业内很看好他的发展……我只是浅笑着无心注意。

  我微笑着推开会议室的门,便看到了那个着黑色西装的“徐总”,干练的短发乌黑发亮,看着那个直挺的脊背,我恍了心神。

  5年了,有些记忆,时间真的无能为力。如此熟悉的背影,我不知道怎样把它视作陌生。小马什么也说了,就是没告诉我,徐总,叫徐绍峰,徐总,就是你……

  总监看到我,微笑着招呼我,“小秦,坐吧。介绍一下,这是徐总……”

  话未说完,被称作徐总的你,转过头来,对我微笑。丝毫不觉意外。哦!我差点儿忘了,广告策划人的资料,是会提前送去的,那也就是说,你早知道是我?

  而此刻,我多么希望自己可以如地鼠一般遁去。我竭力克制自己发颤的身子,浅浅一笑。

<武汉癫痫病治疗重点专科医院p>  不知道在会议室的两个小时是怎么度过的,当我出来时,我看着白色的衬衣隐隐泛黄……仿佛时间匆匆走过了十个光年。

  我坐在椅子上抬头,闭眼,让眼泪流进心里。

  看到你出来,我慌乱地俯首翻看文件,强自镇定地假装——我很忙。

  我不知道你那锐利的眼睛扫到了什么。只隐约听到同事们在低声议论:

  瞧徐总多帅!年轻又多金,实在是标准的潜力股!可惜名草有主……

  是吗?你,名草有主?

  耳朵不受控制地继续偷听:

  听说女友是他们董事长的千金。温柔体贴,俩人也很恩爱。

  据说,就要订婚了。

  呵呵,“温柔体贴”?多好……你曾经总说我不够温柔,不懂体贴,总得你疼惜着我才可以。如今,你终于觅得佳人。是不是该恭喜?

  你突然点醒我,我们相识的时间是以年计算的,你找到了你爱的,而我,还在原地徘徊着。

  四,那些在西藏的日子

  过去的孰是孰非,已无提起的必要。

  我选择以你的地点作为起点,开始属于我的流浪。也只是纪念你曾经带我看过的天堂。

  我在西安探访了低调淡然的古巷,然后泛舟在西湖上看接天莲叶无穷碧,又在云南古镇的竹楼上品味毛尖,最后,我到达了西藏,并且喜欢上了那个离天最近的地方。

  我在拉萨租了间小屋住了下来。我会坐在布达拉宫前的广场上,看匍匐前行的人们虔诚地跪拜。我喜欢这儿的天,干净的,纯粹的蓝。还有蓝天下被高原染红的一个个朴实真切的笑脸……

  西藏就像个被时间遗忘的老者。闲散,才是他的个性。湛蓝的天空下我感觉时间是静止的,这样,我不必再怕。

  我曾一度以为面对什么事情,都能够坦然地微笑了。然后在这个天堂一般的地方渐渐老去。

  但是,在布达拉宫前看着蓝天想起你的笑脸时,我终于泪如泉涌,不可抑制。过往的幸福嘲笑着心中的疼痛,原来,世界上最痛的痛,是离开……

  我终于给自己找到了回去的借口。

  我告诉自己,不管你还爱不爱我,我爱你,就够了!

  五,可是,我爱你,就够了吗?

  终于熬到下班,到地下室取车时,我看到了你,黑色的西装,白色的衬衣,第二个扣子依旧解开,隐隐露出健硕的胸肌,脚下是无数根已经燃尽的烟头。你斜倚着半开的车门,一只脚勾起,还是这个帅的无可救药的等人姿势。

  为什么,时间摧毁了一切,却独独遗下习惯的记忆?

  时间带的走记忆,为什么还要让回忆如此清晰?

  看到我,你扔掉烟头,只说,“上车。”

  我没问为什么,跟着你钻进车的副驾驶。不是不想问,只是在你面前,一如既往地反应迟钝。

  车里,你无话,我自然也无语。

  你发动引擎,转动方向盘,驶出停车场。

  我依旧不问你去哪里。不是对你的信任,只是习惯不问你。

  你在路边停靠,你说,“你好吗?”

  然后,我很配合剧情地答了句,“我很好。”

  你皱眉,看向我,“你骗谁?”

  我苦笑着牵动嘴角,天知道,这一刻,我多想哭!我多想说,我不好!我很想你!我爱你!可是,我能吗?

  我问自己:回来,是不是个错误?回到原点,并不代表就有原来的你。你的世界,已不需要我的介入。

  良久,你说,“你根本就忘不了我。”

  瞧,多么肯定的陈述句!你还是这么的自信满满。

  我笑了,“没有什么忘不了的,总会在以后的时间里忘了你,先忘了你的样子,再忘了你的声音,忘掉你说过的话,现在不行,以后也可以。”

  你笑了,狂妄的,好像在嘲笑一个可怜的小丑,“忘记其实很容易的,只要不看着,不想着,不记着,就会忘记的。可是你离开了5年,躲藏了5年,你忘记了吗?”说着,你逼近我,尖锐的眼神似要把我化出原形。

  我躲无可躲,退无可退,僵硬地靠着车门。你倾过身来,大手扣住我的脑袋,疯狂地吻我。唇间齿香依旧熟悉的让我陶醉,只是那种占有的霸道让我片刻清醒,我咬了你的舌,然后在你的逼视下落荒而逃。

  我疯狂地奔跑,让久违的泪水随风而逝。忽然明白:再见面,即使成熟的表演,也不如不见。原以为我怕的,只是当初告别的时刻,原来,我同样害怕重逢……在拉萨时,那么坚定地回来,却不知,回来,干什么?爱你?还是继续爱你?

  你心跳的世界我再进不去,那么,你呼吸的世界呢?能否容得下我不离开?

  六,秋天来的时候

  秋天来的时候,那个广告圆满成功。你办了庆功宴,我也被邀参加。

  这是自那日后,我们第二次见面。

  这一次,我见到了你的佳人。一个温柔恬美,大方得体的女人,比我更适合你。想到这,我苦笑了下,或许,我连跟她比的资格都没有吧。

  你依旧是黑色西装,内敛而霸气。

  整个席上,我尽可能逃避你的目光,我不知道为什么你的目光要追逐我的身影,却知道你的佳人,从始至终没有离开过停在你身上的视线。可想而知,她多么爱你……

  当我捧着一杯东方紫酒细品时,有人从背后拍我。我条件反射地一下子转过头去。

  一男子惊喜地说,“太巧了!果然是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原来是曾经在西藏认识的一个藏漂,林萧。

  我轻笑,“想念清早训鸽的飞声了,便回来了。”

  “回来好啊,一个人在那么远的地方,怪叫人不放心的。”

  “呵呵”我干笑。

  又让你看到了么?和除你之外的男子相谈,我还是熟不起来。

  “你现在在哪工作?留个联系方式吧,有空出来玩啊!”

  其实很不想给他,但是你看着,于是便把手机号留下。至于为了什么,上帝作证,我也不知道。

  散的时候,你的佳人坐在你的副驾驶上。我便又一次鬼使神差地弃了自己的车钻进林萧的车里。上车前,我看到了他的兴高采烈,和你的面无表情。

  如果我没有忘记,你的面无表情,正是你愤怒的表现。如果,这个习惯没有改变。

  我竟然有种近乎报复后的快感,我想我肯定是疯了!

  窝在林萧的车里,看路上的繁花落尽,黄叶翻飞。我突然很想哭,很大声地放声高哭!就算是逢秋悲寂廖也罢。

  我拉着林萧去酒吧买醉。他并不多话,只是看着我喝,陪着我喝。待到我醉了,他扶起我,按着我身份证上的地址送我回家。送到我父母手里,也只说,今天庆功宴,被同事灌醉了。如此,便简单地化解了我爸妈的担心什么原因造小孩癫痫

  第二天,妈妈问我,“昨天那小伙子是谁?看得出对你有意思,不考虑下?”

  我嘻嘻地眯起眼睛傻笑,妈妈心疼地用指头点我的脑袋无奈地笑,“你呀……”

  我依旧傻笑……

  可是,我的心动了,不为那个人,只为我可以随便找个人相濡以沫的想法。

  我一次次地告诉自己,我一定会将你忘记,也许要再过上5年,也许是10年,或者更久,但我始终认为,时间,会抹平一切……最后,我会放下爱的心,拾起情的责任,找一个男人,相濡以沫……

  我知道,这是父母最大的心愿。

  我忽略掉刻意从外界听到的关于你的信息:什么订婚取消,什么赵米佳离开……等等,我告诉自己:与我无关!

  然后,对于林萧的邀请,我开始慢慢接受。我们看电影,吃小吃,我笑着,在他面前,在父母面前。只是这笑,再也到达不了眼底。就让我扮演好一个好女儿,好女人的角色吧。

  我回来,是因为我爱你,但我不能继续爱你,因为你已经不需要我爱你。在有你的城市里,私藏一颗爱你的心,看着别的女人爱你,接受爱我的男人……或许,可能,也许,这样也挺好……

  林萧说我是个有故事的人,这一点,早在西藏是便这样认为了。但是,他却从不多问,只无微不至地关爱我。他会买很可爱的棉手套让我戴,给我买热腾腾的咖啡让我暖手,或者,用他的大手捂热我冻僵的手。但是,再也不会有个人,像你一样捧起我的手放到嘴边哈热气。这,应该就是男人与男孩的区别吧。不知道现在作为男人的你,还会不会哈着热气给你的女人暖手?

  七,你说,我爱你

  我接受林萧的所有邀请,但坚决不去他的公司。林萧曾问我为什么,我开玩笑说,“后宫女人不参政呀!”然后,他搂紧我,说愿意一辈子被我管。我窝在他怀里,暗然神伤。天知道,我只是不想遇见你!谁叫林萧和你同一个公司,还直接受你领导?

  可是,该来的,终归要来。有些时候,真得相信所谓的命中注定……

  下班从办公楼出来。鬼使神差地弃下爱车,又鬼使神差地走到公交站,最后再鬼使神差地跳上那个叫17路的公交车。

  我总是这样,把一切不明所以,无法用理智指挥的举动,归罪于“鬼使神差”。

  就像现在,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没有目的,没有缘由。

  车上人很多,很挤。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个容身的地方站着,手使劲拽着摇晃的吊环,看车外缓缓移动的风景。

  身边是一对夫妇,牵着一个牙牙学语的小男孩。男人轻声逗着宝宝,女人在身侧浅笑着。多么幸福的一家!男人不帅,女人不美,但他们有让人艳羡的资格!

  我想我们是没有机会品味这种平淡的幸福了。你很帅,你不用赶拥挤的公交车,我也不丑,而且有自己的保时捷。可是,我们没有一个叫你爸爸,唤我妈妈的小可爱。

  我含笑看着那个小可爱。他用他那双黑亮的大眼睛好奇地看我。

  然后随着这对夫妇下车,才惊觉,我到了我们最常去的地方——还记得学校对面的那条林荫路吗?各式各样的小门铺,吃的,喝的,玩的,用的,应有尽有。5年了,这里好像一点儿没变,不知道我们以前最爱的张姐的手抓饼,李叔的小米绿豆粥……还有没有。

  我走在这条路上,走着走着,落泪了。一种压抑的痛感让我难受到嗓子眼,我仰头,试图让眼泪倒流的时候,看到了你。

  我褐色的晶状体里,满满的全是你……你斜靠车门的样子,你抽烟的样子,你等人的样子……

  然后,你走过来,低沉且富有磁性的嗓音问我,“爱我,就让你这么难以启齿吗?”每个字,都是从牙缝间用力咬出来的!

  泪终究没能倒流,我颤抖着蹲下身子,双手环住膝盖,牙齿狠命咬着膝盖骨,却完全感觉不到疼痛。

  你把我抱起,打开车门送进车里。

  我依旧颤抖着哭泣。

  你倾过身子用手抚摸我的泪流满面。嗓音依旧低沉好听,“明明还爱我,干吗不承认?”

  我抽咽着,总算找回些力气,手抚上你棱角分明的脸,“我爱你,可是,你还爱我么?在西藏那么干净的天空下,我依旧想你,我就知道,我还爱你。所以,我回来了。可是,回来了,就有原来的你吗?自然,我已不是原来的我。何必?我不想再打乱你的生活。”话一出口,我竟感觉到莫名的轻松。

  你笑了,笑的如释负重,你问,“你是说赵米佳?”

  瞧,还是这么了解我。可是,我们之间,只是一个赵米佳么?5年的时间,我们都改变的太多太多。

  你抓着我的手,紧紧的,似要抓出个瘦弱无骨。“那你是不是也得解释下林萧的问题?”

  你真是会转被动为主动!但还没等我说话,你的又一句话让我注定万劫不复!

  你说,“我爱你!”

  ……

  然后,你深吻我的唇。这一次,我没有再咬你,缠上你的脖颈,深深地回应5年来的彼此想念。

  八,沉溺

  我再一次沉溺在你的温柔里。不去想赵米佳,更不想林萧,我的心里只允许你的停留。我们手牵手走在5年前就已熟悉的路上,一个店铺挨着一个店铺地逛。

  你的眼里溢满了宠腻。

  仿佛倒带至5年前:我不厌其烦地一家挨一家地逛,你跟在身后不厌其烦地看我鬼灵精怪地鼓捣,或者是一顶帅气十足的帽子,或者是一条甜美可爱的围巾,我试着这些小东西,冲你一个劲儿地做鬼脸,你总是只有一个反应——拍我的脑袋,然后说,“我媳妇儿咋地都好看!”我作呕吐状,心却比蜜甜……

  而今,已经奔三的我,在你面前居然还会这么小女生姿态。真是见鬼!要知道,在别人眼里,甚至包括我的父母,我一直是个安静,带了点小小伤感的女子。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命中注定”?

  想至此,我傻兮兮地乐了。你俯下头在我耳边问,“一个人傻乐什么呢?”

  我俏皮地笑着跳开你的制罟,“就不告诉你!”却在心中默默加了一句:我愿意成为你的命中注定,不论结局,只为今生有你。

  你搂上我的肩,吻我的脸。我推开你,“这么多人呢!”

  你乐呵呵地笑看我飞红的双颊。

  真要命!都25的人了,居然还会脸红!在你面前,我没有丝毫能力让自己像平日的自己。

  我们就这么逛着,不厌其烦,直至他们打烊。5年前,就是如此,5年后,依旧不变。唯一改变的,恐怕就是你现在手里的大包小包了。

  我搬进了你的公寓,开始不问世事地作家庭主妇。我的工作本就允许我宅在家里,现在,我更享受宅的感觉。

  早晨,早早醒来给你做丰盛的早餐,然后带你的大狗出去溜公园,待你醒来,陪你吃我做的早饭,送你出门,然后嘱咐你晚上早点回来。

  你会吻我的唇作什么抗癫病的药物副作用小道别,然后温柔地说,“媳妇儿,我走了。”

  微笑着送走你,我开始收拾家,逗狗,然后开始我的工作。你的大狗就在我的脚下蹭来蹭去。

  我发现他是越来越喜欢我,比喜欢你还喜欢我。

  记得我第一次见他,他就没咬我,只是在你的身侧打量我。他全身通黄,是只德国纯种牧羊犬,你叫他大黄,我笑你的俗气,我说,“你看他眼睛多么黑亮!叫他黑骑吧!”

  我蹲下身,替他挠痒痒,一口一口叫着:“黑骑,黑骑!”

  对于这个名字,他似乎很受用。或者说他很享受我帮他挠痒痒更合适些。总之,他很兴奋地叫了两声,把脑袋蹭向我腿边。这个名字,也就这么容易地被我改了过来。这让我得意了好久。

  下午,你会准时到家,一进门就边拖鞋边喊,“媳妇儿,我回来了!”

  我从电脑桌前跳起来,跑过去搂你的脖子,“我好想你!”

  你低头吻我,说,“我也想你!”

  我们不厌其烦地每天重复一样的戏码,好不幸福!

  我多希望就这样沉溺在你给的幸福里,作一辈子快乐的小女人。

  如此和谐幸福的时光,让我差点忘记,我们之间,还有别人……

  九,赵米佳的威胁

  那日,送走你后,我哼着小曲儿刷碗,黑骑在我的腿边蹭来蹭去。

  听到敲门声去开门,我看到了赵米佳。

  我尴尬地笑笑,“他上班去了,刚走。”

  赵米佳说,“我知道。”

  ……

  知道是么?那就不用问了,我怏怏地用围裙擦手,然后解下围裙。

  黑骑走出来,看见赵佳人,高兴地跑过去蹭着撒娇,我刚想怒喝,他便返了回来,站到我身边。

  我高兴地无以附加。

  我不是什么善良乖顺的女子,对于她人的侵犯,我有必要宣布我的领土主权神圣而不容侵犯。

  于是,我蹲下身,抬起黑骑的前肢,亲昵地用脑袋顶他的脑门,意有所指地嗔怪黑骑,“算你还有良心,知道你的女主人是谁!”

  对于我幼稚的举动,赵米佳只是嗤之一笑,径直走到客厅的沙发上,一屁股坐下。

  我去取了两杯白开,也坐下,黑骑趴在我的脚边,前肢搭在我的右脚上假寐。

  我好整以暇地等着赵米佳开口。

  算起来,我与她,这是第二次见面。上一次在庆功宴上,未能仔细打量,如今看来,确是一位慧质兰心的美女不错。双目含情,灵动而传神,细眉如画,长睫微翘,白皙的皮肤,樱桃粉唇,性感又不失妩媚。

  半晌,她直入主题,“你是谁?”

  我挺欣赏她的直接,所以也不拐弯,“秦安乐。”

  听到我的名字,她的身子一怔,颇含惧意地看了我一眼,但很快恢复镇定,说,“离开他!”

  我只冷笑着,“然后呢?”

  她掏出张空头支票,递到我面前。我依旧冷笑着,接过,撕碎,后优雅地把纸屑扔进竹篓。问,“然后呢?”

  赵米佳的俏脸扭曲了,优雅的气质再也无法掩盖她的愤怒,抬手欲掴上我的脸,我抬手制住她的手腕,她发疯一样怒不可遏,“你个贱人!当初都离开了,干吗回来?!我警告你!再不离开,我让我爹地炒他鱿鱼!”

  我好笑地看着赵米佳发飙的样子。连威胁我,她都是用你来作筹码。她果真是个聪明人。是不是,若有天她要威胁你,会用我来作筹码呢?

  “我如果说不呢?工作没了可以再找,我若再离开,他会伤心的。”

  对,我在气她!我看到她那张极度扭曲的脸,心就越发得意。她越排斥和恨我,就越说明我在你心中的地位无人替代。

  我打开电视,旁若无人地抱起被惊醒的黑骑逗弄。

  赵米佳气急败坏地摔门离开。

  临走前,她说,“秦安乐!你最好不要后悔今天的决定!我赵米佳说到做到!”

  “说到做到”?我信。我等着。不就一工作么!

  可是,后来我才知道,我低估了这个工作在你心中的地位。

  十,你的日记被赵米佳这么一闹,一天的好心情算是被破坏了,策划也没心思做。干脆无聊地在你书房里踱步。试图找几本杂志打发时间。纤细的手划过码的整齐的书籍,几本精装笔记本吸引了我的注意。我好奇地翻开,竟然是你的日记!

  如果可以重来,我断不会好奇地打开它们:

  2008.10.23晴

  这是安乐走后,我第一次开心地笑!

  我终于进了这家公司!这是我梦寐以求的地方!虽然只是工程师助理,但我会努力!

  安乐,还记得吗?大学时我念念不忘的梦想,就是这里!

  犹记得,当初看《头文字D》时,夏树对拓海说,“一个人,只有找到自己的世界,人生才能变得有意义。”当时被这句话深深吸引,然后,我对你说,“金盛地产!就是我的世界!”

  你娇笑着看我的慷慨激昂,然后牵起我的手,信誓旦旦地说,“我相信你!”你不知道,那时的你,眼睛多么迷人!

  现在,你在哪呢?为什么不与我分享这走近成功的喜悦?

  我多想抛下一切去找你!

  可是,不可以!我要努力挣钱!安乐,我在这里,所以你会回来的。我坚信!你需要的,只是时间……我会等。

  2009.12.01雪

  这是今年第一场雪。

  果真是瑞雪,不必等到来年,就已然丰收。我仅用了一年多的时间,便顺利晋升为工程师!虽然暂时只搞小工程,但安乐会为我高兴的!

  我含泪微笑着,一页页地翻阅。看你想念我的点滴,以及你一步一步地攀升,你果真是最棒的!

  原来,在那些我想你的时间里,你同样念着我……

  只是,我万万没想到,这个工作,你如此来之不易,你竟是如此看重!2019.12.24雪

  平安夜,安乐快乐!

  翻看她曾经摘的小诗,看到一首:

  人也许会变,

  因为经过时间。

  聚和散之间,

  学会了珍藏思念。

  你好吗?快乐吗?

  当你闭上眼,什么感觉

  ……

  我静止了。我问自己,爱情,可以分割么?爱情与理想,是否存在黄金分割?

  我爱安乐!

  但前提,我是个男人!男人,需要事业,需要金钱来养活他爱的女人!

  短短两年的时间,环境这条河流已把我的棱角冲刷的圆润。这个社会,这个大染缸!我突然担心安乐,天真如她,又如何存身于这黑龙江癫痫病医院样一个社会?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已是这个社会不成文的规矩。

  爱恋我的赵米佳,或许可以……

  我的心疼了,我的峰,虽然用省略号代替,我却看到了你当时的挣扎!那时的你,该是多么需要人陪!而我,却在哪里?!

  2019.9.27晴

  久未放晴的天空,今天竟万里无云。是否是因着她的到来,天也乐着放晴了?

  那天的业务洽谈,其实并不需要我亲自出马。

  什么项目重要,要亲自参与……不过是我想见她的借口。

  就在前一天秘书给我广告策划人资料时,我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和旁边信息栏里“秦安乐”三个字。备注里还写:她是一个星期前进的公司,但在那个行业已算前辈,见多识广,才思敏捷,独具匠心。

  看来,她过的很好。

  真正见她时,她脸上转瞬即逝的无措与很快恢复的漠然,将我的心狠狠地刺痛了一番。看来,她真的成熟了……

  用时两个小时的洽谈,说实话,那个总监说了什么,我并未听进只字片语。

  而她,统共只说了三个字:我尽力。

  看着她如此职业成熟的打扮,我开始疯狂的想念那个一身休闲,笑的天真烂漫的丫头。

  我不受控制地倚着车门等她。她看到我时,愣怔在原地。眼神里是淡淡的忧伤。我强自压下心头的兴奋紧张,只说,“上车!”

  车里,郁闷的安静!我也不知道,等她,要做什么。

  最终,我还是没能控制住吻了她,她却咬了我的唇落荒而逃!

  我苦笑着看后视镜里的她慢慢后退,最后消失不见。

  我的心失落落地疼!

  广告做好的时候,我搞了个庆功宴。天知道,这其实又是我想见她的手段。

  可是,这个宴会,显然太不成功!我居然就这样,看着她到了林萧身边!那个臭小子!虽然,他也很人才,但是,不可以!

  我送了赵米佳,就去了酒吧,在常坐的座位上一杯接一杯地灌自己。

  我不想清醒!醒着,就必须考虑爱情,理想,爱人,事业……太累了!

  我知道,我早已没有权利回头,我只能继续往前走。

  我醉的不省人事,连被找来的赵米佳送回公寓我也不自知。

  当我被放在床上的时候,我想就那么安静地睡去,不再醒来……

  却不想,脸上痒痒的,我以为是大黄,烦闷地欲拍走,却抓到了一支手,我无力地吮吸着,哭泣着,喃喃地叫着“安乐……”

  醒来时,却发现身边躺着赵米佳,才想起,现在,她是我的女友。光滑的香肩无论如何勾不起我的欲望。最后,她哭了,很伤心地。我知道,我伤了她的心,但我无能为力,对不起……

  然后,她离开了我的公寓。

  然后的然后,她离开了这个城市。

  这些天,我一直在担心她爸爸会炒了我。

  但显然,我多虑了。

  或许,是我低看了赵米佳的为人。

  又或者,我高看了我在她心中的地位。

  但是,我庆幸!

  大实话:我很宝贝那份工作,比宝贝大黄还要宝贝!

  我泣不成声!原来,你还有记日志的习惯。有人说,喜欢写日记的人,都有一个孤独的灵魂。

  我有什么资格让你矛盾?我有什么理由让你被炒?你如今的成就,是你辛辛苦苦拼来的!

  我没有接受赵米佳的威胁,但我决定离开你了。这一次,是真正的离开,或许,永不再见!

  我查到赵米佳的电话,拨过去。

  电话那头传来赵米佳甜而不腻的声音,“喂,你好,请问哪位。”

  “我是秦安乐,我现在就走。”

  电话那头安静了好久,许是没想到我会这么快改变主意吧。

  不待她回答,我已挂断。因为此刻,她说什么都是多余。

  我知道,赵米佳,不会比我爱你少,或许,你还会更幸福。

  我恋恋不舍地收拾好,与黑骑道别,然后离开……

  我不知道,也不敢想象,当晚上你回来大喊,“媳妇儿,我回来了!”而无人跑出来搂你的脖子撒娇说想你时,你还会不会想我?

  十一,尾声

  平安夜快乐!

  此刻,我在巴黎街头,望天想你。

  早就想来这个城市了。据说,这里是盛产浪漫的地方。虽然我要的浪漫不会在这里,但我还是来了。

  我终究还是选择了逃离,逃离你,逃离有你的城市,甚至现在逃离了有你的国度。原谅我,不能在你身边继续爱你,但是,我爱你!此生不变。

  离开的时候,林萧送我至机场,我托他照顾我的父母。

  他问,“可不可以不离开?让我代替他来守护你。”

  我笑着摇头,“也许可以,但不是现在。请不要等我。因为我还爱着他,深深地……”

  我抬头看喧闹的街头,人声顶沸,大家都沉浸在欢乐的节日气氛中。

  又是一年平安夜,祝你快乐!

  离开已有一月余,那儿,应该下雪了吧。我看着巴黎的雪纷纷扰扰落在我肩头。我又没出息地想你了。

  皑皑的白雪是否掩盖了你对我不告而别的怒气呢?你与赵佳人,是否又在一起了呢?你是否会偶尔想起我呢?

  此刻,我竟然私心地希望,你会想我多一点儿。

  自嘲地一笑,起身准备离开。

  然后,我看到了你!

  我甩甩头,一定是想你想多了,出现了幻觉!我闭上眼,使劲揉搓,再睁开,依然是你含笑的眸子,带了点淡淡的忧伤。

  再无言语,你搂我入怀。磁性的嗓音在我耳边回绕,“偷看了我日记,就悄悄离开?……以为你是圣母玛利亚?就算是,为什么只看到了我所执着的工作,却看不到我一切执着的动力都是来自你?为什么没有看到我5年来的想念?……逃离,就可以让时间忘了我吗?你以为时间是解药,它却是我服了5年的毒药!……”

  我失声痛哭着,紧紧拥着你坚实的后背。欲开口,你略带哽咽的声音挡住我要说的话。

  “你已经让我在你的世界里空白了5年,难道还要再空白5年?”

  我抬头,用婆娑的泪眼定定地看着你,发毒誓一般,“不是这样的!5年里,除了想念你,我的世界本来就是空白!”

  你满意地在我的唇上印上你的印记,含情脉脉,你说,“看不见你的脸,我怎么睡得着?听不见你说想我,我怎么找的到回家的路?牵不住你的手,我怎么过一辈子?”

  终于,我们吻于巴黎街头。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